一物

專訪染樂工房:堅持製作廚餘染料的環保初心

  • 「如果有一天染樂工房因為不夠廚餘,做不出染料而關門大吉,其實也未必是壞事啊!」染樂工房主理人兼染色職人Eric笑着對我說。如此淡淡的一句話其實更顯得有力量——保持初心人人都識講,卻未必人人識做。

染樂工房主理人兼染色職人Eric。

攝影:陳嘉元

染樂工房(Dyelicious House)創辦六年,自2012年起開始發展天然環保染坊,以廚餘作為染料的原材料,可算是升級再造(Upcycling)的一種。致力透過「食物染」宣揚環保的主理人Eric笑言,當初的靈機一觸其實緣起於所有人都會遇到的煩惱:「還未畢業之前,有一天我跟搭檔Winnie吃咖喱時不小心弄髒了衣服洗不掉污跡。我忽發奇想,既然食物污跡洗不掉,是否代表可以成為一種全新的染料?」於是他們利用大學提供的實驗室開始嘗試廚餘染料的可行性,染樂工房便有了雛形。

店內的產品掛着標籤,説明染料的天然出處。

除了負責染色,研發染料顏色也是Eric日常工作的一部分。

用漂亮事物包裝 讓更多人關注環保

Eric本身在大學就是修讀有關環境健康和再生能源等科目,自然知道在香港推廣環保的難處:「那時候常想,畢業後我能找什麼工作?畢竟這方面的理論和知識都比較『離地』,感覺與市民大眾的距離比較遠。」剛好有那次咖喱弄髒衣服的「美麗意外」,加上Eric家族在奈良開然坊的背景和經驗,染樂工房自然應運而生。「除了想將所學所聞變得更『貼地』,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香港人真的很愛漂亮東西。曾經有用過廚餘製作肥皂和環保貓沙,但感覺其實不太吸引。但如果是染布坊,染完色還能做成衣服配飾穿上身,更能引起平常人的關注。」

「始終廚餘都是不美的東西,若能將它『變靚』,自然會引人注目!」為此Eric每日的職責,除了舉辦不同的工作坊、製作不同的染色產品外,最重要便是用不同的廚餘剩菜研發新的顏色。他笑說:「香港人要求很高,如果不夠美他們會『扭計』!」最新的研究項目是用菱角硬殼中提煉出的灰色,但由於這種食物受季節所限,他們還在想辦法穩定生產,唯一一個永不能犯的鐵律便是不用可吃的食物製作染料。

染樂工房店內環境:

始終廚餘都是不美的東西,若能將它「變靚」,自然會引人注目!

染樂工房主理人兼染色職人Eric

洋蔥皮來自本地的食品加工廠,用作提煉黃色染料。

不要玩食物 保持珍惜食物、減少廚餘初心

「自小媽媽教落不要玩食物,所以我們只用不能吃的廚餘做染料!」Eric坦言見過某些競爭對手和抄襲者在超級市場買完整漂亮的水果來扮廚餘,白白浪費了可吃的食材。「除了咖喱汁以外,所有還能吃的原材料我們一概不收,不然便會違背了我們珍惜食物、減少廚餘的理念……如果有一天染樂工房因為不夠廚餘,做不出染料而關門大吉,其實也未必是壞事啊!」若有客人或原料商向他們提供了一批可吃食材,他們會將其轉增食物銀行,避免浪費。

批掉的鮮果皮、炸薯片的紫薯皮、各種各樣的剩食都是染樂工房的製作原料以及研發材料,別看他們與不同的食品生產商、加工商,以及一些超級市場和餐廳合作良好,回想當初開辦染坊時卻是到菜市場逐點逐點菜頭菜尾收集,甚至被個別公司拒絕過:「曾經有嘗試跟某家連鎖超級市場談合作的事宜,奈何當時我們剛起步,他們亦尚未有太強烈的環保減廢的意識,所以計劃告吹。不過正因如此,我們也更清楚我們應該要改善的地方。」

染樂工房用以創作染色圖案的工具:

自小媽媽教落不要玩食物,所以我們只用不能吃的廚餘做染料!

染樂工房主理人兼染色職人Eric

Eric解釋,圖中藍色染料需用40多公斤的紫椰菜製作,他們卻從不缺少製作染料的原材料,廚餘問題的嚴重程度可想而知。

堅持產品質素 不能把廢物改造成垃圾

今天的染樂工房,比起當日已經發展成熟,不僅定期舉辦各類染色工作坊,更在零碳天地文創市集、減法生活節等環保活動中出沒,透過售賣「食物染」產品宣揚環保訊息。以為他們着重染料而忽視衣飾布料便大錯特錯,從亞麻質、真絲以至純棉,染樂工房採用的都是頂級布料,大多購自台灣、日本等地。Eric解釋:「使用高質布料製作產品是因為,升級再造的概念並非要你把一些垃圾透過加工,變成一些更難處理的垃圾。做出來的產品如布袋、服裝、圍巾必須是大家都用得着的,才能賦予廚餘真正有用的第二生命。」

除了普通產品,他們更與本地裁縫合作推出旗袍,為廚餘染色產品增添一點本土特色;工作坊也是染樂工房的主打:「讓客人買到產品之餘也買到一個我們渴望傳達的訊息,一直是染樂工房的宗旨。快時尚服裝幾十塊就有一件,人們以為服裝都是唾手可得的;只有透過親自體驗染色過程、了解製作服裝背後的工藝,他們才會懂得珍惜。」

染樂工房產品:

染樂工房示範製作雪花染圍巾:

+4
升級再造的概念並非要你把一些垃圾透過加工,變成一些更難處理的垃圾。

染樂工房主理人兼染色職人Eri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