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物

Selling Sex的時裝廣告,還能在市場中突圍而出嗎?

  • 《一物》曾經談論過,有關性慾與性向的時裝廣告其實是用作炒作話題的手法,吸引大眾關注品牌。只是在這個重視性別平權的年代,在#metoo、#timesup等女性運動出現後,這些廣告還有立足之地嗎?

Tom Ford任內的Gucci廣告,把女模特兒的陰毛剃成G字,令人譁然。(網上圖片)

American Apparel與攝影師Terry Richardson臭味相投,創作不少以性愛為主題的廣告照片。(網上圖片)

從1960年代至近十多年前,時裝界一直瀰漫着「Sex Sells」的風氣——只要隱含性意識和性暗示,廣告就會得到無數人的談論,從而獲得非比尋常的宣傳效果。時任Gucci創作總監Tom Ford便是當中能手,為當時瀕臨破產的意國老牌妙手回春,也算是時裝界的一大佳話。其後的美國休閒品牌Abercrombie & Fitch、American Apparel看中機會,亦強調性感、年輕胴體等元素殺出重圍;港女和gay gays在前者於中環開幕時飛撲六塊肌男模身上大摸特摸的情形,我至今還是歷歷在目。可見事涉性暗示,男女皆可被物化、性慾化(objectified and sexualized)。

只是Gucci由Alessandro Michele接手後,轉移重心走中性、浮誇路線,意式性感全數收斂;American Apparel和Abercrombie & Fitch相繼面臨財困、市場萎縮的危機,前者老闆和其老友攝影師Terry Richardson更被引爆性侵犯模特兒和員工的醜聞,成為#metoo運動下被狠狠攻伐的可惡男性之列。看來,性不再是銷量保證。

回頭一想,其實這算是好事。理論上,對性開明代表我們不再有任何忌諱、猜想,公開談論實屬正常,慾望也不再因為壓抑而變得扭曲。在女性主義討論日益熱烈的情況下,性愛不是男性攻陷女性的戰爭,而是平等地、共同地到達高潮的契合;也是——當然,這一切只僅僅存在於理論上,要不然,時裝界怎麽還會有以下這些廣告?

►延伸閲讀:這些廣告大片在販賣色情還是崇尚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