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物

S for Stocking:戀上你的腿

  • 每天都跟慾望在競賽,求新求變大過天,但有些源遠物件仍然能撥動我們的心靈,燃點起最原始的性慾。

(VCG)

寫文章前忽發奇想,在想「絲襪」真是女性的專屬私物嗎?為了測試絲襪目標客群,筆者從網絡借了張絲襪圖,放上二手拍賣平台。匿名環境下反而能反映市場實況吧?不消一個下午,就分別傳來三名男性用戶的私訊,其中用戶A和B都表示有收藏絲襪的習慣,追問之下,他們特別迷戀絲襪的滑溜質感。另一位用戶C更向筆者作出大膽請求,詢問能否允許交收時加錢「手多多」……

身處性資源泛濫的社會,性影像、性商品、網上約炮,明買明賣的性服務紛紛go digital,而網絡環境提供讓人安心的私密感,變相解決性慾這回事毋需再遮遮掩掩,而且資訊是無窮無盡。同時,性刺激的方式更昇華至另一層面:追求新鮮感、趣味性。A片橋段再無界限,挑動性慾的玩具可以是潮物,擁有多於一個性伴只是等閒事……可是,世界怎地轉,好些「性物」還是穿越時代而不被潮流抛棄,就如絲襪這種古老時尚配件仍然不朽,莫名奇妙地為不同時代男性所着迷。

(Christian Louboutin)

路易君主裙下的白色襪褲。(網絡圖片)

絲襪象徴女性、性感只不過是現代概念,回顧絲襪的前身-襪褲,其實是16世紀歐洲宮廷流行的男裝配件,聞説緊身襪褲有助促進血液循環,乃是舒緩肌肉緊張之聖物,王公貴族人人要一雙。後來,西班牙人以編織方式造襪子,絲襪有了雛形,但漸漸淘汰出男性市場,跨越性別倒轉成為婦女的必備時尚。當時上流婦女採用價格高昂的絲綢為面料,直至1937年的現代尼龍絲襪才正式問世。那為何絲襪為天下女性所趨之若鶩?因為穿着後能遮蓋腿部的膚色不均、毛孔毛髮等瑕疵,帶亮面而觸感柔順的絲料,修飾腿型之餘,讓肌膚有如絲緞般光滑緊緻。絲襪的順滑往往有想要觸碰的渴望,這是不分男女的,就如大家愛摸小孩子的臉頰,愛掃小貓的身體,是人之所情。而絲襪誘惑過人的設計是:掀開裙子,絲襪緊緊包裹着女體的腿部、臀部和私密處,盡現身體曲線。從男性視點出發,這算得上一幅點燃慾望的幻想圖吧?

若然透視是性感的代名詞,一對絲襪的性感指數就要看它的丹數(denier),即厚度和彈性。以最普遍的黑絲為例,10D是極透,50D以上代表穿後看不到原來膚色,數値愈細,透視效果愈強。若隱若現的神秘比坦蕩蕩的裸露更為吸引,這説法與男性愛征服的氣質符號有關聯。絲襪作為女性的第二肌膚,具備保護性器的隱喻,它的存在阻隔了男體長驅直進,擊中男性「得不到的要想得到」的征服心理,半透視的朦朧美提供無限睱想,以視覺撩撥探索的慾望。

正因為絲襪是我們從小都會接觸的日常物件,不難解釋為何在各形式的性幻想裡,絲襪從未缺一席位。「絲襪」與「性物」兩個名詞彷彿難以分割,但絲襪從來不是回應父權社會的産物,它反而一直見證着女性時裝的革命。

Coco Chanel認為膝蓋是最醜的地方,Mary Quant則用短裙把它們展示。

絲襪配短裙絕稱不上新鮮的穿法,時空轉移至50年代以前,這可煞有介事。50年代,英國設計師Mary Quant發明世上第一條迷你裙,正式解放了女性大腿,讓它們能無遮無掩地展示人前。迷你裙潛藏的走光危機,間接建構絲襪、短裙兩者齒唇相依的關係,一雙絲襪就能塑造「想露又不想露」、「想露又不想着涼」的時尚,任憑裙子長度縮得多短,絲襪帶給女性的安全感依然實在。

Madonna第二次巡唱的造型。

後來絲襪不再沉悶,形形色色的條紋蕾絲加強了時尚效果,而二戰時期誕生的漁網絲襪無疑是最性感,視覺上有如腿部被幼繩捆綁,與情趣用品掛鉤。從前一度出現「穿漁網絲襪就是應召女郎」的社會思想,直至80年代,流行音樂天后Madonna大膽地漁網絲襪配馬甲,賦予漁網絲襪另一意義-punk和gothic風的專屬小物,漁網絲襪的低俗形象得以擺脱。近年復古grunge風重臨時裝界,使漁網絲襪得以回勇,提煉出外搭破洞牛仔褲耳目一新的穿法,穿漁網絲襪不代表露肉,可以穿出中性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