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像

設計師的一念地獄、一念天堂

造型師Bhisan Rai曾說道:「時裝的迷人之處只存在於影像或文字,工作過程絕對是地獄。」早前趁Fashionally舉行發佈會,《一物》訪問了一眾設計師對這句話的看法。辛苦是無可避免的過程,但努力過後的回甘更讓他們甜在心頭。儘管在香港談夢想很奢侈,但他們每一步都走得很踏實,正如DEMO.設計師Derek Chan所說:「與其很辛苦去做自己不喜歡的事,不如很辛苦地做自己喜歡的事。」

Mountain Yam說每次出騷都要自己搬搬抬抬,但他亦享受這個過程。(IG @mountainyam)

Mountain Yam
@112 mountainyam:
大部份人對Fashion的理解可能只是台上的一分鐘,但在一分鐘內呈現出來的除了服裝還有音樂、化妝、髮型、造型。我們做一件衣服、做設計要選擇物料、畫款式,之前還要考慮思維、創作概念、元素、細節等等,將裡面不同的事,透過物料、配料去呈現出來。之後還要試衣服的fitting是否適合,到用真正材料裁剪  試mock-up等過程,最後才變成一件版,還要找不同人去試。我們作為設計師,設計只是一個很基本的第一個步驟,之後更多的事是大家都看不到。辛苦就見仁見智  我很享受這個辛苦的原動力。

Jane Ng@Phenotypsetter:我表面看上去也很辛苦。做Fashion做設計做創作要經常放自己在地獄裡,時間、努力不能計算永遠有更好的意念去做,經常遇到要推翻自己、重新檢視自己做的事是否夠突破性。做創作的人就會很明白這種過程。

楊展早前面試Fashion Farm Foundation的巴黎秋冬騷,說「無論結果如何⋯⋯享受過程和盡力爭取任何機會」(IG @yeungchin406)

楊展@YEUNG CHIN:我現在每一刻都想放棄。因為一季追一季,沒有足夠時間去思考,沉澱得不夠便要推出新設計,與自己原意想做的事有距離,又要面對市場,做創作的時間很少。但仍然有動力去做,因為實在太喜歡時裝,如果我放棄了努力就會白費,所以仍未放棄。

Mim Mak@HANG:在地獄裡我們也享受到天堂的時間。要將腦內的意念產生是最地獄,設計一件衣服試十次廿次剪裁都不適合,也不滿意。無止境地重複調整,這個狀態是最地獄。另外吃力的是你設計完還要去實行那件事,需要意志與堅持,還有很多金錢上的支持,有很多不同的事集合了才形成設計及產品。但天堂是你完成後得到我想要的成果,那成功感和滿足感就是天堂。

Aries在做Presentation前,一星期只睡了八個小時。(IG @modement)

Aries Sin@MODEMENT:設計師最地獄的是準備新系列的時候。這季我們用了很多技術、布料,也有很多創作。我要同一時間分割自己做不同的事、安排不同的助手,短時間內要完成數千樣事情。  你是沒有時間睡覺的,因為你一睡覺就妨礙了接續的事。但完成後就好像天堂一般。

Derek Chan@DEMO.:時裝工業是很華麗,但當你追求每件衣服的細節都要做得很好時要花很多功夫。但作為一個設計師及品牌創辦人,這是我很想做的事。當一個人熱愛這件事  即使做得多辛苦,也會願意去做。與其很辛苦去做自己不喜歡的事,不如很辛苦去做自己喜歡的事。

採訪:Ammis Chan
拍攝及剪輯:Lacey L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