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一代宗師林風眠:中西兼融的美人仕女圖

  • 同一個主題,可以有千百種演繹方式,百看/寫/畫不厭。例如印象派大師莫奈(Claude Monet)的招牌《睡蓮》系列,以吉維尼花園中的睡蓮作題材,共有約250幅;而被喻為「現代中國繪畫之父」的林風眠,則以《仕女》系列為代表作,有傳他曾畫過千餘幅仕女圖,不滿意的作品隨即丟棄,才精煉成如今的經典畫風。

畫中的仕女正在彈奏中國傳統樂器阮。

詩中有畫 畫中有詩

林風眠畫中的仕女風韻各異,以坐、立、躺、靜思、奏樂等不同姿態示人,展現含蓄優雅的美態。共同之處是幾乎每位都擁有瓜子面、柳葉眼、櫻桃嘴和亮麗黑髮,雖以中國古典美人為模範,卻又融入了他只此一家的繪畫風格,處處流露詩意。

他筆下不少女子都穿上看來半透明的薄紗衣袍,恍如宋代白瓷的瑩潤柔和,他指這是受到中國陶瓷藝術的影響,「我喜歡唐宋的陶瓷,尤其是宋瓷,受官窯、龍泉窯那種透明顏色的影響。」畫中曲線與直線的互相對比,則呈現寓圓於方的平衡美。

《仕女》中的美人表現出一份東方女性美。

郎紹君著的《林風眠》一書指,林風眠所畫的仕女分為兩類:「一類是墨筆勾勒,再染以墨、色者,其風格較接近於傳統仕女;一類用彩墨畫,有光的表現,肌體大抵用平塗,講究統調,間以墨與白粉勾勒衣紋,大都刻畫半具體半抽象的環境,營造一朦朧的情調。總的看,這時期的仕女畫捕捉一種可望而不可及的美,並由姿情和氣質傳達出東方女性的溫柔嫻雅、清淡秀媚、如詩如夢。」

《東方美人》中,黝黑的人物處理被認為是受到敦煌壁畫的影響。
西方藝術之短即是東方藝術之長,而西方藝術之長即是東方藝術之短。

林風眠

以輕柔線條淡墨勾出女性裸體。

中西合璧 互相補足

生於1900年的林風眠是中國第一代赴法留學的畫家,因此繪畫風格既糅合西方印象派的特色、Modigliani的人物造型、Matisse的裝飾風格,同時亦可見中國漢碑、瓷器、壁畫等的影響。他主張中西方藝術互補,「西方藝術之短即是東方藝術之長,而西方藝術之長即是東方藝術之短。」作家陶傑曾指林風眠是現代中國畫的金庸,撰文指:「在內陸的河流沖進大海的口岸之外,鹹水和淡水沖積成的一片三角洲,海產往往最豐富,景色也最怡人。」 

《執扇仕女》屬林風眠1960年代的典型作品。
經過豐富的人生經歷後,希望能以我的真誠,用我的畫筆,永遠描寫出我的感受。

林風眠

由法國回國後,他以25歲之齡被蔡元培薦為國立北平藝專校長,後來於杭州國立藝術院(即中國美術學院前身)出任院長,又組織策劃藝術運動社和創辦相關雜誌。可惜他命運多舛,戰後獨居上海,文革期間曾入獄四年,抄家前夕更為自保而要毀掉自己數以千計的畫作。晚年他旅居香港,埋首創作至1991年病逝。由於畫風雅俗共賞,所以作品近年受到藏家青睞,屢屢刷新個人拍賣紀錄。

1960年代創作的《仕女賞花圖》,看來較為簡素。
《對鏡仕女》是1940年代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