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時裝與宗教的千絲萬縷

  • 宗教一直為設計師提供源源不絕的靈感,有傳明年Met Gala會以「時裝與宗教」為題。

Met Gala每年於五月第一個周一在紐約大都會博物館舉行,由於每次都有特定主題和dress code,例如去年是科技(Manus x Machina: Fashion in an Age of Technology),今年是川久保玲(Rei Kawakubo / Comme des Garçons: Art of the In-Between),加上Anna Wintour是主人家之一,位位獲邀嘉賓都份量十足,因此活動成為近年的時尚界盛事,話題性十足。

今年Met Gala的盛況。(左起:Cara Delevingne、Rihanna、Gigi Hadid)(Getty Images)

雖然今年的Met Gala才不過剛過去三個月,甚至連展覽部分都尚未結束,但大家已放眼明年了。據《WWD》報導,明年的主題很大機會是「時裝與宗教」(Met發言人暫時拒絕評論)。猶記得禮儀101守則,總提醒大家切勿跟新朋友討論三大惹火話題——性、宗教、政治,免得擦槍走火引起爭執。若然Met Gala決定明年以宗教作主題,大概會惹來不少衛道之仕猛烈批評,尤其是這個dress code經由不同嘉賓肆意演繹後,相信更易開罪不同宗教人士。

宗教主題的服裝設計

Met想要以「時裝與宗教」這主題去吸引眼球,可說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但回顧時裝史,又的確有過不少品牌和設計師向宗教擷取創作靈感,跟宗教搭上關係。

不少品牌都曾以耶穌作主題。(左:Givenchy、右:Jeremy Scott)(網上圖片、Getty Images)

例如Riccardo Tisci,於2008年為麥當娜的「Sticky and Sweet世界巡迴演唱會」設計舞衣,其中一套神秘黑色絲質罩袍便繡上寶石十字架。他任Givenchy創作主帥期間,品牌2010秋冬便有「JESUS IS LORD」T恤,2013春夏有印上聖母頭像的服裝,2016春夏則把戴上荊棘冠冕的耶穌圖案,以不同形式出現在系列中。Jeremy Scott和Vivienne Westwood亦曾以耶穌作主人翁。

Dolce & Gabbana 2013秋冬系列。(Getty Images)

2007春夏高級訂製時裝騷上,Jean Paul Gaultier的模特兒戴上恍如聖人光環的頭飾,個別服裝則以胸前的十字架作亮點。Dolce & Gabbana 2013秋冬系列採用了西西里教堂的馬賽克圖案及元素。Thom Browne 2014秋冬系列把騷場佈置成教堂似的,放了一大個十字架作背景。

Thom Browne 2014秋冬系列。(Getty Images)

東方代表則有Vivienne Tam 2014秋冬系列,向古代敦煌洞穴壁畫取材,運用藏傳佛教中的唐卡元素。Prabal Gurung更曾於2016春夏騷前,邀請僧侶在場為家鄉尼泊爾誦經祈福。

Prabal Gurung於2016春夏騷前找來僧侶為家鄉尼泊爾誦經祈福。(Getty Images)

除了設計,宗教也在其他範疇發揮影響力。例如《Vogue》英國版新任主編Edward Enninful,過去便曾製作過不少話題作,當中包括《W》2012年3月號的封面,由Steven Klein掌鏡,形象向來毀譽參半的Kate Moss以修女形象示人,模糊天使與魔鬼的界線。

《W》2012年3月號封面的黑白造型。(網上圖片)

驀然回首,大家或者已分不清各種宗教元素是否已脫離本意,然而不能否認宗教一直為設計師提供源源不絕的靈感。與此同時,也有人把時裝比喻成宗教,個別品牌的創作主帥猶如教主一樣的存在,受信徒們膜拜。信徒們除了喜往不同潮流聖地朝聖,更心甘情願奉上大量香油錢。若然下次Met Gala真的以「時裝與宗教」作主題,相信勢必掀起更多兩者之間互相影響的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