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我們在香港醉生,還是夢死?

  • 三位回流香港的女生本是網絡結緣,化妝師Alice與模特兒樂勤(Alice)認識數年,與攝影師Aileen只相識了兩個月,卻因為大家性格足夠自我與轟烈而一拍即合,組成3A Team,拍下一輯「All the world’s a stage」,訴說自己/年輕人在香港載浮載沉的故事,高低不成,只好醉生、夢死。

留着極短髮、塗着暗紫色唇膏的樂勤穿着旗袍遊走在香港半山區與油麻地的聲色犬馬之間,想像一個被往事壓抑卻又希望掙脫的靈魂,最後困在此輪迴之中,只得醉生、夢死。

編輯:Ammis Chan

All the world's a stage

這是一個有關身處現今香港的迷茫故事。旗袍曾經是昔日黃金時代的象徵,代表着女性解放與精神改革,後來王家衛《花樣年華》的蘇麗珍卻為旗袍染上一抺壓抑感,旗袍頓成一種矛盾體。3A Team以此為靈感,把模特兒中性、出格的形象(現今新一代的投射)放進旗袍中,塑造出一個夾在過去及現在的角色。

在文武廟拍攝時陽光自然投射出這光影效果,沒有後期調整。

她們走到香港兩個懸殊的地區進行拍攝,從中環半山區的文武廟走至人慾橫流的油麻地廟街,畫面與情感時而對周遭環境躁動不安,時而鄙視身邊一切的「低俗」;時而希望融入城市流動與變改,時而渴望從現況掙脫。

3A Team很喜歡香港的霓虹燈,特別是燈光投射在旗袍上的效果,而聲色犬馬之地與傳統旗袍也碰撞出別樣的火花。

鏡頭以外,相中人把旗袍脫下,從紛亂的城市回歸內心的自然。她可能找到安心之處,也可能跌入另一個迷茫讓她回到城市,輪迴不息,一直被困於自我捉迷藏中。

常聽說在廟街拍攝需要異常小心,不是所有人和事都能夠攝入鏡頭之內。她們在油麻地拍攝時,每到聲色之地都被人驅趕、喝罵。其實大家都知道這些場所的存在,卻總是避忌,又是另一種矛盾。

3A Team

這輯相片不單是拍來自娛,更是三人一起參與「Emerging Talent Awards 2017」的作品,未來亦會舉辦巡迴攝展。她們在各自的領域都發展已久, Aileen喜歡兔子,被稱作「兔子先生」,再配上兩位Alice,正有如《愛麗絲夢遊仙境》般,希望通過持續的攝影作品尋回自己、尋回失落的香港回憶。

攝影師:Aileen Wong(IG @wwhatwentwong

Aileen希望透過攝影來將現實景物融入於幻想世界,由此來了解及體會世界。她畢業於英國諾特倫特大學攝影系,後到北京電影學院進修攝影系課程,回港後一直從事相關工作,作品曾被收錄於《100香港人自攝像》一書及被Life Framer攝影比賽選中在羅馬展覽。

化妝師:Alice Fallen(IG @alice_is_insanely_gifted

對Alice而言不同的臉孔與膚色就像一幅幅畫布,手執化妝掃在別人的臉,甚至身體添上連顏色,彷彿將人類的身體美態與藝術緊緊連繫,爆發無限的可能性。她從事化妝師的八年間遊走於舞台、攝影、電影及時裝品牌,2012年更開展與巴黎的電影團體合作,開拓當地的化妝事業。

模特兒/戲劇演員:張樂勤(IG @lok.kan

樂勤於香港演藝學院戲劇學院畢業後,赴巴黎留學,先後就讀著名形體劇場學校Jacque Lecoq及戲劇大師Philippe Gaulier的學校。她也是遊走歐亞的舞台演員、木偶師及編劇,現為英國形體劇團David Glass Ensemble成員,於去年跟英國導演及馬來西亞演員成立劇團煉劇場Theatre Ash,近年亦於印尼研習傳統爪哇舞及面具,探索以身體說故事的方式。

旗袍:嫣裳記(一物訪問

「醉生‧夢死」耳環:holyfab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