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4位時尚女魔頭:有要求還是公主病?

  • 是電影或電視劇的形象太深入民心,還是現實中真的太多時裝編輯目中無人?說起時裝編輯,不少人心目中的刻板印象都是性格囂張、難以相處的性格巨星,如以下四位便是業界著名的「惡女」人辦。

其實在Getty Images圖片庫找張Anna Wintour不笑的照片,並沒想像中容易。(Getty Images)

Anna Wintour

《Vogue》美國版主編Anna Wintour毫無懸念地入圍,一來是以她為藍本的電影和小說《穿Prada的惡魔》或多或少予人「空穴來風,未必無因」之感,二來她總是架著墨鏡、不苟言笑的造型也有著拒人千里的氣場。而且身處時尚界頂端的她有著分量十足的話語權,如「背叛」她過檔別家雜誌的攝影師Patrick Demarchelier被她封殺;旗下編輯也一度不準出席Alaia活動,因為設計師Azzedine Alaia與她交惡。
不過近年Anna Wintour似乎變得比較親民,例如早前她現身《The Late Late Show with James Corder》電視節目,大玩遊戲表現自己「玩得」一面。是我們本來就不認識她,是她想要改變公眾形象,還是她真的友善起來,身處時尚界底層的我當然不得而知。

Diana Vreeland是傳奇時尚編輯。(Getty Images)

Diana Vreeland

Diana Vreeland原本的姓氏「Dalziel」有「我敢」的意思,而她本人也是一位硬朗果敢的女性。從《Harper’s Bazaar》到《Vogue》,她的作風鮮明大膽,早於1950年代已找來穿比堅尼的模特兒登上封面;在專欄以「Why Don't You?」為題,以辛辣文筆質問讀者為何「不敢漂亮?不敢爭取?不讓你的孩子在宴會中穿得像公主?」女星Ali MacGraw曾於1960年代擔任其助理,她指Vreeland習慣在上班經過其桌時,一聲不響擲下大衣便離去,這場景亦翻拍於《穿Prada的惡魔》電影中。

1965年,Diana Vreeland攝於《Vogue》辦公室。(IG @dvdianavreeland)

恕我以貌取人,Polly Mellen的外形已予人非善男信女之感。(Getty Images)

Polly Mellen

Polly Mellen是Diana Vreeland愛將,有次她為求效果好看而把一條廣告客戶的裙底面反轉穿在模特兒背面,再用男裝腰帶繫著,結果差點被《Harper’s Bazaar》解僱。她對助理的態度也跟Vreeland不遑多讓:現時已成著名婚紗設計師的Vera Wang曾當過她助手,她在《Vogue》首天上班時悉心打扮——YSL白裙、鬆糕鞋、紅甲油,Mellen卻拋下一句:「We do a lot of work on our hands and knees here. Not in Saint Laurent white crepe de Chine.」Vera Wang連忙回家換衫(也因此獲Mellen賞識),她於紀錄片《In Vogue: The Editor’s Eye》中以「殘酷」來形容當年的打工生涯。

Jennifer Eymère已經不是惡不惡的問題,而是家教和修養的問題。(Getty Images)

Jennifer Eymère

相對來說知名度不算很高的Jennifer Eymère,是法國Jalou出版社老闆娘Marie-José Susskind-Jalou的女兒,也是時裝雜誌《Jalouse》主編。她最為人所知和臭名遠播的是一次bitch slap事件:在Zac Posen 2013年春夏時裝騷上,Eymère因她和母親的座位安排而向公關Lynn Tesoro發難,並公然掌摑對方。受辱公關事後訴諸法庭要求賠償,後來雙方庭外和解收場。Eymère還跟《WWD》表示摑人目的不是傷人,而是要在眾人面前奚落對方。

惡形惡相並不代表心地差,平日親切友善的也不代表心地好,皆因未到危急關頭,你都不知平日笑眯眯的究竟是人是鬼。

雖說以上四位都是「惡女」,但當中不少都有著獨當一面的真本事(最後一位不屬同一層次),例如曾發掘過不少富潛質的時裝設計師、攝影師及模特兒。Vreeland更是時尚傳媒業界先驅,金句之一是「你不是要滿足人們的渴求,而是要啟發他們未知的渴望。」在這市場和網民主導的今日聽來更是擲地有聲。

更重要的是,惡形惡相並不代表心地差(出手打人卻一定是越過底線),我總是記得鄒凱光在《麻不甩》一書中的這番話:「幫你的是貴人,但害你的未必一定是小人;菩薩是導人向善,所以無論對方的樣子是多猙獰,行為多卑劣,只要你會看,假以時日,不難發現對你最衰的人,最後是令你變得最多的人。」不管你面對的是多惡的惡人、幾衰的衰人,能鞭策你進步的也許就是菩薩化身。相反,平日親切友善的不代表心地好,皆因未到危急關頭,你都不知平日笑眯眯的究竟是人是鬼;也有自以為是「好人」的人專做自以為正確的「好事」,結果卻是害人不淺,不然何來慈母多敗兒一說?

梁懿,誤打誤撞成為時裝編輯,並非欠缺投入熱情,只是更愛冷眼旁觀。

更多行內行外話題,盡在【Just An Outsider】專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