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lture

Raw Color:天然就好,用蔬果汁染色

  • 紅色左派,棕色極右派,中國天子則找來了黃色當作身分識別。大千世界,有太多視覺語言,顏色變成藝術文化、政治經濟的最佳發言人。色彩,究竟要到甚麼時候才能單純回歸到顏色本質,好讓自然界為自己發聲?

一項畢業企劃,開啟另類創作生涯

有一種樹,只能維持幾秒鐘的生存時間,也只活在鏡頭底下。今年二月初起跑的object rotterdam出現了一個這樣的設計組合,荷蘭、德國雙人組Raw Color和MKGK工作室為MU藝文空間及make a forest計畫,拍攝了一系列Temporary Trees影音作品。模特兒站在攝影棚中央,各自向上拋擲紙片、揮舞布料,再任憑掉落,連續拍攝後保留殘像,最後成為一棵棵人形樹。創作團隊希望透過這種另類技巧,喚醒人們重視自然資源,畢竟我們存在於地球上的年日,在大自然看來不過是轉眼之間倏忽即逝。

這一項名為Raw Color的計畫要從07年開始談。當時,兩名從Eindhoven設計學院畢業沒多久的社會新鮮人Daniera ter Haar和Christoph Brach,已經厭倦了一成不變的作業流程,每個人用的塗料不盡相同,每個人設計出來的東西也大同小異,太陽底下,哪會有甚麼新鮮事?

天然就好,蔬果汁液變成原料

後來,腦筋動到了蔬菜水果上頭。他們問自己,蔬菜水果鮮麗的色澤不就是最好的顏料嗎?擠取汁液、倒入容器,天然色就成為分類色票的標準。Daniera ter Haar和Christoph Brach又做了個實驗,將紫椰菜、紅菜頭、南瓜汁液分別倒入噴墨印表機的墨水匣內,印出一張張因為汁液稠度不同導致墨色不均的奇特圖案。不僅如此,他們將蔬果剖面染上汁液再拓印在白紙上,任憑水體流動,垂掛著自然風乾,沒有派上場的蔬果也透過切割、兩相組合成為一個有趣的藝術品。

用自製儀器,重新開啟藍晒技術

那麼,套用在紡織品上會是甚麼樣子?Eindhoven設計學院有項將獲選畢業生送進擅長做數碼印花的意大利織品家族企業SeterieArgenti的合作計畫,這裡擁有龐大資源及高竿手法,不少國際時尚品牌都依賴它的轉印技術。但是為了更上一層樓,兩方人馬衝進研究室翻出所有過去的研發歷史,為老織品添上幾何圖案、更鮮明的色調,緊實度也多增加64米。接著,荷蘭雙人組Raw Color又自行開始了織品探索之路。

藍晒(blueprint),一種結合攝影技術及化學藥劑的複印技術,做法不難,就是將描圖紙、佈滿化學藥劑的紙張重疊擺在太陽底下晒,受熱後產生化學變化,黃色部分變成了藍色,受光多的地方淡色較淡,受光較少的地方則維持深藍色。Raw Color利用這種原理到布料上,自製儀器操作曬製時間,於是我們看到布料上有著一道道不同深淺的藍色方格。09年荷蘭設計週裡他們又添加了別的色彩,藉由光敏反應帶出綠、紫紅、灰等色澤。過了一年,他們又在米蘭家具展和荷蘭年輕設計師團隊Dutch Invertuals將布料垂掛在橡樹上展出。

搗毀、榨乾,裝置藝術只為原汁原味

另外,他們還做了不少裝置藝術。像是一場由歐洲央行發起在法蘭克福應用美術館舉辦的年度文化日,荷蘭展策展人Arne Hendriks認為Raw Color是個具有潛力、能夠表現荷蘭新生代文化的設計工作室,而Raw Color也不負眾望的祭出130個日以繼夜榨汁分類、裝有不同蔬果汁液成分及比例的玻璃罐,層層排放在一座宛如大型實驗室的鐵架上。而跟鬼才設計師Lucas Maassen攜手創作的D/struct藝術品則有個趣味過程,他們蒐集了60件塑膠材質的物品,滑鼠、工具箱、澆花器、水槍、撲滿等,先運用3D繪圖軟體描製出它們的原貌,為即將被分解的物件留下肖像圖,接著一個個打碎再扔進果汁機裡榨成小碎片。最後把碎片倒進透明塑膠袋內成為一袋鮮艷的小禮物,買家可以手握其中一袋然後透過肖像圖對照它原初的樣子。

書封設計也能踏入多角經營

這群年輕人也不是省油的燈,他們知道追求夢想也得建立在務實面上。Raw Color接了不少商業案件,大多是設計書籍封面及企業識別。像是由Onomatopee文化傳媒基金會出品、專為藝術家WillemClaassen量身打造的書籍設計Spatial Rupture,斜切書封、大量使用青綠、粉紅色澤做主視覺獲得2011萊比錫最佳設計書籍前55名;另一本名叫Copy Nature的書籍則選出十位慣用金屬材質做設計的設計師,全書幾乎只有兩種色調-銅灰及黃銅。

而Jan Willem Renders發起的一場聚焦三十名Eindhoven當代畫家的展覽,也透過Raw Color重新製作再由Lecturis公司出品。當然,他們也曾經獲得最佳荷蘭書籍設計的殊榮。最近這間設計工作室接了不少其他類型的案子,並不只停留在書籍設計。像是飛利浦企業未來研究部門的Design Probes、時尚品牌Ontour中模特兒高舉的廣告看板、Merkx+Girod建築師事務所的室內空間設計。然後,這個學期他們也回去母校擔任巡迴教師。Raw Color從天然蔬果裡汲取色彩,然後盡可能應用在不同種類的設計領域,也透過眾多管道打響知名度,或許這就是他們出奇制勝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