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ign

Charles Lai:時裝是行走的建築

  • 文學研究中有種理論叫「文本互通」(Intertext),意指不同範疇的作品相互對照、參考,從而衍生出新的創作,時裝與建築正是如此關係。《一物》早前訪問英國註冊建築師黎雋維(Charles),大談兩者的連繫。

看國外的時裝評論時常會看到記者形容一套衣服很「architectural」,以前總覺得不以為然,普通一件衣服怎麼能跟萬丈高樓相比?後來看多了製衣背後的過程、對剪裁結構了解深了,才漸漸明白時裝設計何以跟建築相比。從設計構圖、製作紙樣到生産,時裝和建築的創作過程竟然如此相像。

英國註冊建築師Charles Lai大談時裝與建築的關係。(一物影片截圖)

受訪者Charles深諳建築之道,一語道破兩者關係:「建築理論中有『Tectonics』一說,講的是不同物料的結合;建築用硬物料,時裝用軟布料,其實異曲同工。」譬如傳統中國建築的入榫方式,建造出的房子不但結構堅固,榫卯結合的位置亦拼成獨特形狀,實用之餘不失美感。反觀時裝設計中種種處理布料的方法,如立體剪裁、皺褶、布雕,以至最普遍的A-Line、傘裙等,其實都是利用不同的接合方法營造特殊效果。殿堂級設計師如川久保玲、三宅一生、Cristóbal Balenciaga、Christian Dior等,都是將建築構想融入衣裙結構的前瞻者。Charles笑說:「形容時裝為行走的建築也不為過!」

(左)Balenciaga的經典Envelop Dress與(右)Dior的New Look,剪裁設計同樣充滿建築美感。(資料圖片)

除了同樣注重結構美感,時裝與建築都深受時代和文化影響。Charles說:「人體其實像建築物的骨幹,撐着外在的衣服;但因應不同的剪裁、花樣、款式,展露身體的位置和比例亦有所不同,因而呈現出極具年代感的獨特風格,也算間接反應歷史。」1920年代的「Flapper Girls」、1960年代的「Space Age」、1980年代的「Yuppie」固然是經典的時裝風格,後世設計師亦常以此為靈感啓發;其實建築亦有「Rococo」、「Bauhaus」、「Art Deco」等不同時期的特色,同樣對時裝設計師影響深遠。

川久保玲擅長立體剪裁,營造出改變身形骨架的錯覺。圖為COMME des GARÇONS 2016年春夏系列。(資料圖片)

從今季時裝周回溯歷史,在天橋上出現過的「architectural pieces」固然多不勝數,建築師與時尚品牌的跨界聯乘亦時有所聞,讓《一物》帶讀者們細看以下出色設計:

今季春夏時裝周同樣有不少品牌利用立體剪裁,增強衣服的設計感。(左)Delpozo;(右)Saint Laurent。(Vogue Runway)
Iris van Herpen 2017年秋冬高訂系列,以柔軟物料刻畫身體上的輪廓線條(Contour Line)。(Iris van Herpen Facebook專頁)
同樣出自Iris van Herpen之手,2012年春夏高訂系列中的裙子以西班牙聖家大教堂為靈感,充滿古樸的歌德味道。(網絡圖片、Iris van Herpen)
Hussein Chalayan的2000年秋冬系列作品,靈感來自圓桌,以一圈圈木材製成半截裙,用時裝演活「Tectonics」建築理論。(網絡圖片)
(左)理工大學賽馬會創新樓;(右)Zaha Hadid NOVA shoes。建築與鞋子同樣由傳奇建築師Zaha Hadid設計,頗有異曲同工之妙。(ACG Design、Zaha Hadid Design)
Viktor & Rolf 2015年秋冬高訂系列,將極端的軟和硬互相結合,設計出獨特的剪裁和服裝結構,充滿藝術氣息。(Viktor & Rolf Facebook專頁)
Dolce & Gabbana 2013年秋冬系列,以中世紀建築中常見的馬賽克(Mosaic)藝術為靈感。(資料圖片)

訪問:方太初

剪輯:鄧啟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