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HARRIS:我有夢想但係你無!

  • 身邊不少年輕人都抱着一顆出走的心,總想逃離香港這個壓迫的地方。自小我們便學會比較,小時候比較學業成績,長大後比較工作、薪金、買樓能力。社會由上一輩定立方向,年輕人卻無力追趕。正當記者亦為工作奔波走動,希望有朝一日離開這困境時,面前的女孩卻對記者說她很喜歡香港,希望繼續留在這裡發展,反問:「點解我要走?」

有聽過一個說法是設計師及藝術家們都比較內向,不愛說話,因為他們已經想內心的話都以作品去表達出來了,無需再用話說再贅述一次。但香港的設計師們若不做自己的公關的話,品牌應該很難推廣出去吧?就如同今次訪問的主角——Harris Lau,如果她仍困於自己害羞的小世界,記者應該很難發現她是一個如此會說故事的時裝設計師。她形容自己性格陰沉、很「摺」,去年剛成立個人品牌HARRIS,最近若非要發布自己的新系列《To place hopes on...》應該很少花費那麼多口水。在對話之中,其實可以看到腼腆背後的她其實極有自己的立場與想法,亦是個很浪漫的女生,同時感到她很用心去設計及介紹HARRIS的故事與創作靈感。

HARRIS創辦人及設計師Harris Lau。

用衣服來說故事:海員和他的妻子

時裝是一種創作,也是表達自己的方式。一件衣服是否有靈魂,就視乎設計者及穿着者投注了多少心思在裡面,而HARRIS的系列都是以衣服來說故事。雖然品牌只成立了一年,也不是什麼國際知名品牌,但記者在聽過Harris的衣服故事後,也忍不住支持一番,因為買下及穿上的不只是一件好看的衣服,還是一個自己鍾愛並會一直記得的故事。這是一種內在的滿足感,而不是名牌logo給予的虛榮感

HARRIS來到第三個系列,秋冬季以《To place hopes on...》為題,講述海員和海員妻子的故事。香港這轉口港以往有不少人於遠洋船上從事海員,Harris從一名曾經「行船」的的導演中聽過一些經歷,於是想像自己若是海員的妻子的話,當距離使兩人的關係出現缺口,可以怎樣維繫夫妻間的感情。於是,這系列便以水手為主要元素,搭配不同的細節去展現出海員夫妻對彼此的愛和思念。

Harris雖然是個內向低調的女孩,卻喜歡行山、露營。因此,系列以黑、白、深藍、軍綠素色為主,設計較為中性。質料上用了風褸料,喜歡防水、抗皺、透氣、有彈性,而且口袋又大又深,不管是戶外工作或旅行都方便又舒服。

在通訊網絡未發達的年代,海員夫妻們只能通過書信來維持彼此之間的愛。男裝大衣上繡了一句妻子寫給海員的詩——「Think of me, sometimes, when the Alps and the ocean divide us, – but they never will, unless you wish it.」這其實是英國詩人Lord Byron寫給妻子Countess Guiccioli的情詩,Harris把它繡在大衣右前幅下擺,剛好被左幅自然遮擋,想像着海員把妻子的愛放在心中的情景。在女裝上,Harris亦以數碼印刷的技術把不同語言的「我愛你」打印在紗裙上,代表着海員丈夫每到一個新地點便把當地語言的「我愛你」寫給妻子。那層紗之上還多加了一層薄紗,以表示妻子同樣不輕易把丈夫的愛外露。

這系列之中,三角型的缺口是重點細節,以此來代表海員夫妻間的距離。同時,Harris也用上橡筋和繩子在三角缺口上交纏,代表二人努力維繫感情的決心。在女裝中,翻領也特意放大,穿上時就有如丈夫輕搭自己肩膀的感覺。

衣如其人,Harris/HARRIS第一眼看上去雖然平淡,但走近一看卻發現有許多細節值得了解。她問:「那種愛和感情若果放在今天,大家還願意花時間在三角缺口處繫上那一條交錯的繩子嗎?」

我有夢想但係你無!

Harris Lau

她是時裝設計師/平面設計師/錄像師

Harris是一個Slash,大學修讀平面設計,二年級時對衣服有興趣便找來裁縫師傅學車衣,畢業後進入本地時裝設計師Mountain Yam公司做平面設計之餘,亦兼職進修時裝設計,同時跟隨其他團隊拍攝影片。年初她辭去全職工作,一邊專注於個人品牌新系列設計,一邊繼續她slash的身分。可是,曾經在廟街開設牛仔褲屋的家人們卻無法理解她對衣服的堅持——同齡又親密的表姐問她何不大量生產;過節時親戚少不免閒言說她不務正業,讓她安安穩穩打份工便算;支持自己的媽媽雖然沒有給予壓力,但Harris總知道她在擔心自己。

面對許多的質疑,Harris一開始也無法應對,但在這半年脫離全職工作的時間裡,她已極速成長。那個形容自己又「毒」又「摺」的 女孩對懷疑她的人說:「我的創作不是用來消耗,自己也十分清楚自己的方向。」的確,外人憑什麼對自己的人生指指點點,又為何外人要強迫自己走一條跟他一樣的路?她說:「我有夢想但係你無!」在香港這個彈丸之地做到自己喜歡的事就很幸福,能夠堅持就更為不易。既然自己尚有任性的能力,她就希望繼續嘗試、闖蕩,不然跟一條咸魚有何分別?

真心何價?

Harris說自己不懂推銷品牌,從不會主動叫家人或朋友購買自己的出品,曾被家人取笑她蠢、不懂做生意。這樣的一個獨立品牌要成功實在有如「姜太公釣魚」。幸好,她有一班支持她的朋友和願意上釣的顧客。Daydream Nation創辦人Kay Wong曾鼓勵她不需要理會自己說話技巧是否出色,只需要講自己真心話便可以找到伯樂。Harris也從來不以「賺大錢」為成功的指標,只願找到欣賞自己的人。她有一個馬會貴賓級的客人,明明負擔得起大品牌卻一直購買HARRIS的衣服,原因只為品牌風格適合自己,讓她一直感恩不已,也是堅持下去的動力。想起了另一位香港設計師所說:「想賺錢就唔做呢行啦!」成功又怎會只得一個標準,對時裝設計師而言,擁有懂得珍惜自己服裝的顧客比只懂得花錢買衣服的顧客更重要。

攝影:陳樂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