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Heavenplease:時勢逆流的本地品牌

  • Heavenplease是個土生土長的香港時裝品牌,開設於2012年。兩位主理人Yi Chan和Lary Cheung都畢業於理工大學的時裝設計系。但二人沒有立刻成立自己的時裝品牌,Yi在香港版《Marie Claire》做時裝編輯,Lary則在男裝品牌做時裝設計師。在2011年他們開始落手籌備自己的時裝品牌,並於2012年推出了第一個秋冬系列。他們的服裝結合了二人在藝術、音樂、文化和設計的見解,剪裁利落而優雅,是兩位在時裝上的結晶品。今回兩位主理人跟《一物》分享品牌故事。

Heavenplease在尖沙咀美麗華的分店。(Heavenplease facebook)

Yi Chan為新系列示範上身圖。(Heavenplease facebook)

O - objecta

Y - Yi Chan

L - Lary Cheung

 

O:當初怎麼會決定成立自家品牌?

Y:我們都是修讀時裝設計出身的,畢業後大家都是從事時裝的工作,但當時我是不想做設計的,更沒有想過可以成立自家品牌。打了兩年多的工之後我們去了英國和法國旅行,在當地看到有許多有趣的vintage shop和select shop,當時我很迷戀vintage,想到可以把這些元素帶回香港,毅然開了一間select shop,開了兩年後認為時機成熟了可以嘗試推出自己設計的系列,就這樣開始了Heavenplease這個品牌。

O:你會怎樣形容Heavenplease這個品牌?

Y:我們一直想提出「more than fashion」的理念,希望Heavenplease不只是一個時裝品牌,是我們看這個世界的角度。每個系列的靈感都來自於我們身邊發生的事,從不同角度出發,例如文學、音樂和藝術的層面。我們會和客人溝通服飾的概念,希望Heavenplease是一個形容詞,希望每個人穿上我們的衣服都表達到Heavenplease的理念。

O:時裝對於你們來說是一個什麼東西?

Y:很多時候時裝都給人一種譁眾取寵的感覺,覺得它一定和前衛和潮流有關。但時裝對於我來說是一件很生活化的東西,好像是一個流動的佈景板。在街上不同的人穿着不同種類的衣服,他們或多或少都利用服裝來展示自己的性格,是一個城市的風景之一。

L:現在很多媒體都傾向引導消費者購物,這時期「興」什麼、哪個單品必買,令人覺得時裝好像是一個追逐不完的潮流。現在時裝的定義偏向單一方向,不像從前是很多不同種類形成一種文化。

Heavenplease喜歡用插畫作為服飾的圖案。(Heavenplease facebook)

O: 你們從一個概念怎樣演變成為一個系列的時裝?

Y:用2017年的春夏系列來做例子,我們的主題是「The Lost Explorer Limited」,從字面上的意思是「迷失的冒險者」。一開始造這個系列的概念是十分模糊的,從概念到實行我們都是一步步去拆解當中的問題。感覺好像在談戀愛一般,我們會從衣服的圖案、剪裁、顏色等等去實踐當中的故事。

L:時事都是我們取得靈感的渠道之一,我們造了十季的系列,每一個系列每一件衣服我都會記得。因為每個時期都有激發起靈感的地方,現在很多人都追求「靚」但「靚」是沒有定義的,別人穿這樣很好看不代表你穿也會好看,追求適合自己的衣服才是正確的。

O:你最享受創作的哪一個過程?

Y:其實創作的過程是十分痛苦的,對於我們來說創作就是每時每刻都有新的元素加入,就像這一季,在畫圖的時候可能決定了這件衣服是這樣的,但明天可能就會改變決定,會覺得這樣不夠好,還有改善空間,如果沒有一個期限我們可以無止境繼續做下去。說到享受可能真的是推出系列那一刻,覺得終於完成可以見街了!會有鬆一口氣的感覺。

O:你們怎樣看待本地時裝業的前景?

Y:說真的有時候會感到很灰心,早前政府說撥款五億給本地時裝業,但實際上有多少落到我們手上呢?你去深水埗找布然後發現很多布行都關門大吉,有很多實質的制肘和問題都在發生。近年有很多舊時的同學都紛紛脫離了時裝行業,轉行做一些更容易賺錢的工作,大家好像都對本地時裝業沒什麼信心,但可能我們天生過分樂觀,認為在困難中都有繼續走下去的理由。有些人經常說:「時勢造英雄」或是「英雄造時勢」,在最差的環境都可以有生存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