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回望2017:時裝巨輪仍然在轉

  • 時裝界猶如巨輪一樣天天在轉,有時會將潮流帶回舊時,又有時會讓我們看到新的驚喜,又或者帶走一些曾經風光的大師……回顧這個2017年,又有哪些時裝人、時裝事,值得我們細細回味?

Phoebe Philo執掌Céline十年之久,辭職消息傳出自然讓人惋惜。(視覺中國)

設計師易位:

未知今年是否水星太多逆行,不少設計師在品牌的創作總監位置上來來去去,玩着不好玩的音樂椅遊戲,一年之內幾乎每個月都有設計師去留的消息傳出,一開始的震驚早已麻木。當然,有人辭官歸故里,有人漏夜趕科場,就像Clare Waight Keller離開Chloé前往Givenchy,頂替Riccardo Tisci的位置,以及Olivier Lapidus言猶在耳的豪言壯語,掩蓋了Bouchra Jarrar在Lanvin設下的溫婉動人。還有即將離開Burberry的Christopher Bailey、為Diane von Fürstenberg收起個人品牌卻被拉下馬的Jonathan Saunders、和已任職Céline創作總監十年的Phoebe Philo……散着一種人走茶涼的淡淡哀愁。

詳細報道:

時裝設計師殘酷音樂椅的啓示

Bouchra Jarrar離開Lanvin

ALAÏA 2017年秋冬高訂系列成為「緊身衣之王」最後一個系列。(IG @azzedinealaiaofficial)

巨人隕落:

人總會老,總會死,即使是時裝界那些風光了一輩子的人也不能逃離這必然命運。他們未必全是像Alexander McQueen般的不世的天才設計師,但也在世上留下影響近代時尚、甚至藝術、美學的遺澤。Martin Margiela的拍檔Jenny Meirens讓世人知道這解構主義天才的存在,以配合他美學的方式一應處理形象和市場營銷的事宜;Pierre Bergé半生苦戀天才Yves Saint Laurent,讓他的設計在天橋上發光發亮,自己卻為生意與Yves的心理不穩而操心。還有於11月辭世的「緊身衣之王」Azzedine Alaïa,在高級訂製服的歷史上留下精彩一頁。悼這些時尚巨人的離去,也希望這些前人的才幹,有後人的傳承和發揚。

詳細報道:

Martin Margiela背後的女人Jenny Meirens

YSL永遠的戀人和拍檔Pierre Bergé

「緊身衣之王」Azzedine Alaïa的一生

動蕩之中,有人歡喜有人愁,剛剛上任成為《ELLE》美國版總編輯的Nina Garcia(中)自然是當刻笑得歡顔的勝利者。(Harrison Tsui)

媒體動蕩:

全世界的媒體公司正從紙媒轉型至網媒,當中經歷的陣痛甚至無分國界。震驚時裝界的自然是美國時尚媒體的動蕩,當中Condé Nast、Hearst等業界巨人,所經歷的陣痛更是兇狠。多個著名編輯辭職退場,甚至從執掌多年的高位被拉下馬,美國版《ELLE》前總編Robbie Myers、前時裝新聞總監Anne Slowey、英國版《Vouge》前時裝總監Lucinda Chambers等大牌名字,如今已黯然離場。而且,多本著名雜誌如《Nylon》、意大利版《Esquire》、《L’Uomo Vogue》、《Vogue Sposa》、《Vogue Bambini》與《Vogue Gioiello》等相繼停刊,不免讓時尚媒體從業員唏噓不已。

詳細報道:

英國版《Vouge》前時裝總監爆內幕

Condé Nast雜誌停刊

美國時尚雜誌總編易位

「LV×Supreme」系列毀譽參半,卻被公認為今年風頭最盛的聯乘作品。(Supreme)。

醜陋潮流:

若叫筆者用一句話總結今年的時裝潮流,大概是「Ugly is the new Beauty」。「醜時尚」(Ugly Fashion)蔚然成風,以往時裝人蔑視的單品強勢回歸,大概這是Vetements和Balenciaga的創作總監Demna Gvasalia,以及Gucci主將Alessandro Michele的功勞。當然,談「醜時尚」不得不談氣勢磅礴的Louis Vuitton X Supreme聯乘系列,一抹深紅上印着無數的LV Monogram和大大的Supreme標誌,深受潮人追捧炒賣之餘,亦惹來部分時裝人狠狠的唾駡和批評。但想來他們心裡還是那句:「你叫我做浮誇吧,搵到錢怎會驚怕?」

詳細報道:

Louis Vuitton X Supreme聯乘引起騷亂?

勢頭強勁的Demna Gvasalia與Alessandro Michele

災難級聯乘系列

拆解Ugly Fashion風潮

Calvin Klein在紐約時裝周上的服裝(右)被認出與Bonnie Cashin 1978年(左)的設計撞款。(FIDM Museum、Vogue)

抄襲成風:

若要筆者用另一句話形容今年時裝界的氣氛,我會說「Damn the copy cats」!除了人人追捧的「醜時尚」,抄襲似乎早已成風,以往只會在快時尚集團和偉大淘寶看見的「9成9高仿」單品,竟然陸陸續續出現在高端品牌的天橋之上,Gucci、Calvin Klein、Dolce & Gabbana等大牌都在抄襲疑雲中佔一席位,確實令人失望透頂。抄襲的除了設計師,還有造型師、攝影師……難怪今年時裝界崛起得最快的「KOL」,竟是兼職Fashion Police嚴控抄襲設計的@diet_prada

詳細報道:

Gucci與Dapper Dan恩怨情仇

Calvin Klein抄襲Bonnie Cashin 1978年設計

專欄作家梁懿評抄襲

美國品牌Michael Kors算是輕奢侈(Affordable Luxury)的代表,集團收購Jimmy Choo的消息傳出後震驚時裝界。(Getty Images)

輕奢侈市場:

被形容為「輕奢侈」(Affordable Luxury)的中價時裝品牌在今年強勢崛起,竟然在奢侈品市場看淡的2017年佔了好大一個零售便宜。代表品牌Michael Kors和Coach更分別收購Jimmy Choo和Kate Spade,前者更揚言以Kering集團為終極目標,希望塑造一個環球時裝集團。輕奢侈品牌以高端時裝品牌的競爭對手在市場出現,用相對便宜的價錢提供次一等的奢華,動搖以價錢買身份的時裝「潛規則」。雖然兩者競爭結果尚未可知,但這種改變卻昭示着時裝行業根本上的轉型。

詳細報道:

詳細分析Michael Kors收購Jimmy Choo的啓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