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專訪台灣品牌Professor.E:對抗資本霸權的叛逆態度

  • 「Professor.E,一個生於二戰時期秘密實驗的異類,衍生自Guy Fawkes的基因,體內流着叛逆、反霸權的血液。」點進台灣品牌Professor.E的網站,你會懷疑自己是否誤闖了一個秘密的地下革命組織。的確,他們為當地的時裝界帶來一陣實驗性強烈的獨特風氣。

攝影:Bowy Chan

究竟Professor.E是什麼?他到底是誰?在剛過去的星期,Professor.E來到香港希雲街Still House舉辦期間限定店,《一物》有幸與品牌團隊聊天,細談這位神秘角色代表的理念與意識形態。

object aO

Professor.EE

Professor E.每次接受訪問時總會蒙着臉,配合品牌的故事設定和理念。

OProfessor.E是誰?為何將他的背景設定在二戰時期?

E:不要把「它」當成人,他可以是靈魂、是精神(spirit),也是一種態度,透過品牌故事的設定、店內的服裝、音樂、擺設等營造而成。至於戰爭,除了因為我們多把軍服元素融入設計,更是因為當中的象徵——戰爭代表國家機器、民族主義之間的對立,也帶有一種反烏托邦式(Dystopian)的意義,為人類帶來意識形態之間的衝突。從這些衝突中,Professor.E的故事也在歷史巨輪推進時應運而生。

OProfessor.E的風格是什麼?目標客群是何人?

E:帶有顛覆、衝擊、虛無精神的達達主義(Dadaism),同時又充滿品味和獨立思想的貴族主義(Dandyism)。講設計的話,我們是新也是舊,希望能夠利用嶄新的布料和科技來重新塑造舊時代的服飾——如果Cyberpunk是「Old New」,Professor.E就是「New Old」。會買我們服裝的客人應該都是富有叛逆精神、有思想、有品位,但有帶點怪異的人。

不要把Professor.E當成人,他可以是靈魂、是精神(spirit),也是一種態度。

品牌新推出的「One-off」手工系列以及2017年秋冬系列。

O:品牌透過什麼去塑造上述風格?

E:物料、造工都是Professor.E注重的細節。品牌所有系列的服裝都採用全天然布料縫製,主要以棉麻、混紡纖維為主,營造我們喜歡那種粗糙、原始、仿舊的觸感。在一些大衣的領子、袖口上或長褲的褲管內,我們留下「Ideas are bulletproof(意念不死,出自電影《V for Vendetta》)」的字句,或是縫上絳紅色的繡線,甚至連服裝上的牌子也是由我們親自用打火機慢慢燒成不同的形狀!這些小細節就是我們希望表達的風格。而新推出的「One-off」手工系列服飾,從染色、壓線到縫製更是每件不一樣,並且限制出產數量於30件以內。

在過度發展、資訊爆棚的時代,物質早已因泛濫而貶值。我們希望透過對細節的執着和新的創作邏輯,給客人提供一個實驗性更強的品牌體驗。

在過度發展、資訊爆棚的時代,物質早已因泛濫而貶值。

O:品牌在網上簡介中亦以「反霸權」自居。除了透過服裝,你們還會以什麼方式表達這份理念?

E:服裝只是品牌體驗的其中一環,我們還會透過不同的媒介來表達我們的理念,像影像和音樂都是我們重視的表達方式。我們在香港pop-up store播放的音樂是台灣獨立樂隊破地獄,預計二月也會與他們推出聯名系列,為透過跨界合作整合Professor.E的精神。

而所謂的「反霸權」並非設定某種假象敵然後與之對抗,而是透過激進的表現鼓勵自由思考、多質問不盲從的態度。我們也反對資本霸權,台灣太多有想法卻沒資金的創作人被壓抑,我們希望Professor.E能夠為他們發聲。

Professor E.2017年秋冬系列造型照。(Professor E.)

O:有關Professor.E2017年秋冬系列的造型照,為何要把人臉遮住?

E:遮住臉,代表面罩下可以是任何人;我們想宣揚的是一種態度,而不是神格化的設計師icons,我們不想把品牌簡化成一個人,因為在品牌工作的人類似一個集體意識,我們每個都能代表Professor.E。而且,隱藏這件事更為品牌的形象增添趣味和神秘感,有點類似日本的「特攝英雄」一樣。(笑)

遮住臉,代表面罩下可以是任何人;我們想宣揚的是一種態度,而不是神格化的設計師。

系列中穿插着不少以插畫家Harry Clarke為靈感的元素。

O:可以談一談2017年秋冬系列的設計靈感嗎?

E:一般而言,Professor.E的靈感多來自音樂、文學和歷史,AW17系列則以20世紀著名插畫家Harry Clarke作為主題,他曾為歌德(Goethe)的《浮士德》(Faust)、愛倫坡(Edgar Allen Poe)的《顫慄的角落》(Tales of Mystery and Imagination)畫過插畫,當中詭譎神秘且帶有宗教感的氣氛啓發了我們。

Professor.E於上星期在希雲街Still House舉辦pop-up store。

O:為何會選擇香港作為第一次台灣以外的市場?覺得香港的時裝市場和台灣有何不同?

E:不論從地理上還是文化背景上來看,港台兩地都比較相近,作為第一個海外的實驗市場其實也順理成章。而且感覺香港人對自我風格的渴望比較強烈,對時裝和服飾的接受程度也比台灣強很多。台灣民眾其實跟大部分亞洲地區的人一樣,都是跟隨潮流趨勢的複製人,服飾亦對當地文化沒有太大影響,所以獨立品牌很難引起太多關注,相較之下香港人更勇於嘗試。這次pop-up store所在的Still House很有風格,咖啡店融合服裝店的生活店(lifestyle store)模式間接反映時裝融入香港人生活的思維,更是台灣缺乏的概念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