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專訪新進設計師李居錡:Grunge與中國風的新定義

  • 當Kurt Cobain穿越到清朝,他會穿什麼?總感覺他會是丐幫的首領,一身頹靡而型格的破爛衣服,將龍袍與麻布縫在一起穿上身。

Jason去年參加香港青年時裝設計家創作表演賽(YDC),憑着〈Kingdom of the Underground〉勇奪最佳鞋履設計大獎。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中國風與Grunge風格風馬牛不相及,為兩者拉起關係的是新進設計師李居錡(Jason Lee,品牌為YMDH Studio)。去年的Thei畢業時裝騷和YDC,他都是唯一一個選擇以中式元素為系列主軸的設計師。畢業後他創辦YMDH Studio(編按:品牌全名意思有趣,有機會記得問問Jason,在此不便言明),同樣以他參加畢業騷與YDC時的〈Kingdom of the Underground〉作為第一個正式系列。設計糅合西方街頭時裝的剪裁及中國歷史中不同的文化圖騰,是香港罕見(if not,首個)的Chinese Grunge高街時裝(high street)品牌。有關翻新傳統的設計,想來問他最適合不過。

Jason創作時用的mood board,將中國風與Grunge的元素以拼貼形式放在一起。

O:為何你會鍾情中式風格的設計?為什麼會想到將中國風融合街頭時裝?

J:由於我生於一個傳統中國人家庭,我從小就開始接觸與中國文化有關的設計和藝術,像服裝、家具、戲劇等,耳濡目染下便開始了解這個範疇的文化。但讓我對中國風真正改觀的是我求學時期的偶像陳冠希!他的品牌CLOT中有很多帶中國元素的街頭服,讓我知道原來中國服也可以很型格。

O:你的畢業作品〈Kingdom of the Underground〉以中國風與Grunge作為靈感,為什麼會覺得這兩樣極端的風格能有所連結?覺得兩者有何共同點?

J:其實將中國風和Grunge連在一起並不是因為它們有什麼關聯,只是覺得創作就是需要加入些抽象想法,把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混為一談。Kurt Cobain穿越清朝係人都知不可能發生,但這種幻想能夠代表我的創作,我的風格,所以我用服裝把故事說出來。

硬要說中國風和Grunge的共同點就是——兩者都是我喜歡元素啊(笑)!我將Grunge的隨心所欲和不理世俗結合中國風那種高高在上、傲氣君王的感覺,創作出一個街頭皇帝的霸氣形象。

創作就是需要加入些抽象想法,把風馬牛不相及的事情混為一談。

新進設計師Jason Lee

龍的圖騰貫穿整個〈Kingdom of the Underground〉系列。

O:看得出來龍在你的系列中非常重要,其實有何用意?

J:其實這些設計背後都有着故事和文化傳承,了解過後再看衣服就會有另一番的體會。其實龍是「十二章」*的其中一個圖樣,是清朝帝王禮服中會見到的刺繡圖案!系列當中有三種風格不一的龍,第一種是傳統的龍形刺繡,去年創作畢業作品時購自北京,算是中式古着;第二種則是參照市面上尋常可見的中國龍而設計的圖案,比較大眾化;第三種則是融入街頭風格的龍形公仔,偏向塗鴉(Graffiti)的街頭風格。

*編按:「十二章」又稱「十二文章」,意指十二款漢人貴族的服飾紋飾,分別為日、月、星辰、山、龍、華蟲、宗彝、藻、火、粉米、黼、黻,歷史淵源甚至能追溯至史前傳疑時代;龍在其中象徵神異、變幻莫測之意,及後演變成帝王象徵,當中的五爪金龍更非天子不能穿。

設計背後都有着故事和文化傳承,了解過後再看衣服就會有另一番的體會。

新進設計師Jason Lee

「褲不過三袋」為「富不過三代」的諧音,設計充滿廣東話的黑色幽默。

O:創作〈Kingdom of the Underground〉時有何困難之處?

J:時間控制對所有設計師而言都是一大難題,我也不例外。不到上台或生產死線的最後一刻,我們都不捨得放手。而且,當你長時間對着自己的作品,都會慢慢失去新鮮感,從而希望不停在自己的系列上添加更多元素,希望觀眾不要覺得沉悶。事實上,不少設計師朋友和前輩第一次看到這系列時,總會打趣說我一件單品擁有的設計元素都已經足夠完成一季完整系列的服飾(笑)。

O:你覺得什麼是傳統中式美學?當中最重要的元素是什麼?

J:所謂中國風、中式美學對我來講,其實不論新舊、不論傳統新穎,因為他們表達的訊息和美學都有所不同,最重要是你要了解它們背後的意義。不論在創作的過程或了解傳統作品,你若沒有嘗試深入了解的話,你的認知也都只是表層片面的,徒有空殼的。只有當你對這些傳統文化和歷史具備一定認知時,你才會明白箇中美妙。我希望年輕一代也能明白,因為這些都是些值得傳承的歷史遺產。

更多翻新傳統文章

中式美學不論新舊、不論傳統新穎。

新進設計師Jason L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