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權力女人穿搭學】Jackie Kennedy:將風格作為手段的第一夫人

  • 23年前的今日,Jacqueline Kennedy香消玉殞,成為第一夫人不過短短二年多,丈夫甘迺迪被刺身亡,但那短短時日已奠定她經典風格。

身穿粉紅色Chanel suit的女子在鏡前戴上同色Pillbox帽,畫外音說︰「人們相信童話故事。」那是一座三面鏡,左中右照出了女子三個面向。這是電影《第一夫人》(Jackie)預告片最初數個鏡頭。Natalie Portman飾演的第一夫人不是Michelle Obama,也不是Melania Trump,而是第35任美國總統約翰.甘迺迪(John Kennedy)的妻子積琪蓮(Jacqueline Kennedy),第一個被明星化的第一夫人。

甘迺迪是當選時最年輕的總統,Jackie當上第一夫人時才32歲,風華正茂。電影名稱選用了Jackie的暱稱,這個女性看來如此可親,是屬於眾人的第一夫人,世人都記得她Chanel suit、盒狀軟帽與三層珍珠頸鏈,以及她與甘迺迪總統那些如同童話故事般的幸福家居畫面。但Jackie是誰?她是總統身旁的女人,是大眾視野裡的第一夫人,還是Jacqueline本人?預告片裡那座三面鏡裡的碎片臉容,不正就是Jackie真實人生的隱喻?

Mark Shaw拍下1959年尚未當選總統的甘迺迪與尚未成為第一夫人Jackie。

比總統更受歡迎
很喜歡Mark Shaw替Jackie與甘迺迪拍的一輯家居相,相片裡Jackie穿粉紅色連衣裙、珍珠鏈,甘迺迪西裝藍呔,一個穩重一個甜美。時值1959年,甘迺迪還未當選,但這對政壇明星夫婦早已進入大眾眼光。Jackie有時站在丈夫背後,有時輕倚丈夫身旁,夫唱婦隨。其中有那麼一張照片,焦點全放在畫面前方的Jackie,她身後的甘迺迪十分模糊,如同變成妻子的配襯。

兩年後的5月,也就是甘迺迪當選後四個月,他們出訪巴黎,因為Jackie太受歡迎了,他還調侃說自己是夫人出訪巴黎的陪同︰"I do not think it altogether inappropriate for me to introduce myself. I am the man who accompanied Jacqueline Kennedy to Paris and I enjoy it."

但事實上一個受人歡迎的第一夫人可以更配襯總統。倒過來說,在僅有的少數例子裡面,第一先生都不理政治的。德國總理默克爾(Angela Merkel)的先生就是這樣了,他是個化學教授,只對科學研究感興趣,不會老跟在默克爾身後,連就職典禮他也不在場。

但無論Jackie如何搶風頭都好,她都恰如其份,她總是對外說,女性不應該參與政治,因為女性太情緒化之類。她又說過︰"How could I have any political opinions? I think women should never be in politics."

但她真的只是一個沒有自己想法,覺得女子不應插口政治的人嗎?

2011年,甘乃迪圖書館開放舊檔案,有些錄音證明Jackie的確有吹枕邊風,可能影響過甘迺迪在政治、軍事、民生、外交等方面的政策。不過,也沒有哪個第一夫人不會吹枕邊風吧,倒想說Jackie並非淺薄女子,她的名聲在於她深懂品味與形象的感染力,她通過重新設計白宮的裝飾來改善甘迺迪政府的形象,且以充滿歐洲風格的魅力橫掃美國本土與她出訪過的諸國。

電影《第一夫人》重現的粉紅色Chanel Suit染血後的畫面,那pillbox hat早不知所踪了。(Bravos Pictures)

把歐洲帶到美國
Jackie的歐洲風格,見諸她的服飾,比如她那些各種粉色系的Chanel套裝。但Jackie穿的其實不是Chanel的出品,而這在在正是她政治上的選擇。雖是美國第一夫人,她卻喜歡歐洲文化,自小深受Audrey Hepburn、Givenchy和Chanel的影響,唸大學時更曾到巴黎遊學一年,這是為何美國人覺得她的氣質是非美國化的。

美國人喜歡她的歐洲氣質,卻又不願意自己的第一夫人只穿他國的時裝。Jackie深明此點,於是用了拆衷方法——由美國設計師根據法國名牌給她設計衣飾,她聘來了在巴黎出生的Oleg Cassini為她訂製服裝,這還曾惹得Hubert de Givenchy公開指摘他抄襲。

但更多時候,她極懂拿捏分寸,1961年外訪法國那遭,她一直穿美國設計師的服裝,直到在凡爾賽宮才穿 Givenchy晚禮服配鑽石髮夾;她在西班牙戴傳統安達魯西亞的曼緹亞(Mantilla)面紗;去梵蒂岡則穿一條設計得有點像聖袍的晚禮服,都是以衣裝來致敬當地文化。

美國人也喜歡她在藝術和歷史方面的修養,她將那些慈善酒會、慈善午餐這些半政治活動,全部交給副總統的夫人,而自己就去收集歷史文物,支持文藝和文化的活動,以及籌備、設計和設計甘迺迪圖書博物館。

當隨丈夫住進白宮時,她第一步就是改變白宮的形象。其中最出名的就是Jacqueline Kennedy Garden,那是白宮東邊的一個花園,原本一片荒蕪,雜草叢生。她在花園中種滿玫瑰,這個形象一直維持至今。她買來名畫,家具放在白宮裡面,凸出歷史與文化的面向——說穿了,她所要宣示的,是大美國精神。美國立國時間短,本就希望如同歐洲般有深厚的文化底蘊。

難怪Vogue前主編Diana Vreeland曾評價Jackie說︰「她讓品味真正地成為了品味,而在此之前,美國人根本就不在乎這個。」那是冷戰的60年代,那是嬉皮士的60年代,那是翻天覆地的60年代,而Jackie在60年代之初以優雅與甜美,以童話故事的美好,對應雲譎波詭的時代。

但時代總是殘忍的。Jackie的粉紅套裝之所以著名,更在於這記錄了童話的幻滅。1963年11月22日,甘迺迪遇刺,鮮血濺在粉紅色套裝上,旁邊的人全叫她換掉染血的衣服,她拒絕︰「讓他們看看,他們做了些甚麼!」

她如此明白原本充滿魅力的服飾染滿鮮血後的景像,比言語更加震撼。她就這樣參加了副總統約翰遜(Lyndon Johnson)的就職宣誓,在歷史上留下看眼難忘的一幕……一如她自己在歷史上或許真的不止是配襯。

各種外交場合Jackie都是焦點所在。

◄權力女人穿搭學►
2016年,希拉里競選總統、默克爾面朝難民問題,文翠珊因脫歐而上陣……愈來愈多女人掌權,那些進佔權力核心的女當權者、圍繞權力核心的第一夫人、顛覆權力遊戲規則的著名女性,她們穿甚麼、談甚麼、想甚麼?她們的服裝,不就是一個個透視權力關係的場域?2017年初,我們來點評一下這些女性的穿衣風格,等待2017年更多傳奇女性登場。

按此觀看整個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