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lm

致命魅力:穿上高跟靴的《原子殺姬》

  • 看過芸芸女特務電影中,《原子殺姬》是時尚的,即使故事背景定格於1980年代末柏林圍牆倒塌之時,查理絲花朗(Charlize Theron)飾演的特務Lorraine Broughton依舊走在現代潮流的最前端;雖然她沒有《占士邦》Grace Jones般中性前衛,五官卻仍然冷艷,氣勢亦依然逼人。

觀看《占士邦》(James Bond)、《墮落花》(La Femme Nikita)等電影,小時候已經覺得1980、90年代的間諜非常迷人,他們穿金戴銀出入上流社會,雙手卻幹着潛行、背叛和殺人取命的骯髒活,越神秘越引人着迷。《原子殺姬》(Atomic Blonde)改編自漫畫《The Coldest City》(因此電影的台灣譯名為《極凍之城》),同樣主題卻有不一樣的玩法;電影的主線劇情隨着音樂和服裝的轉換而推進,節奏緊湊而刺激。電影造型師Cindy Evans接受《Fashionista》網站訪問時曾提到,為Lorraine一角設計服飾非常好玩:「她以毫不妥協的時尚風格面對東德的殘酷無情。」在80年代經典如New Order、David Bowie、Queen等背景歌曲下,主角Lorraine Broughton的身姿如此強悍,飛舞的大衣和踢中蘇聯KGB秘密警察的高跟鞋是何等時尚。

Lorraine Broughton穿着John Galliano亮面孖襟風衣,戴着略帶紅色的大墨鏡,腳踏Saint Laurent高跟短靴,很有型。(《原子殺姬》劇照)

墨鏡作為飾物在《原》片中扮演重要的角色,讓整套電影更「80年代」。(《原子殺姬》劇照)

藏在大衣墨鏡下的冷酷

身為英國軍情六處的特務本該潛藏暗處靜候出擊時機,Lorraine的衣飾理所當然走黑白灰為主調的路線,卻還是難以減低她的吸引力。她首現身電影中的第一幕穿着John Galliano亮面孖襟風衣,戴着略帶紅色的大墨鏡,即使任務失敗也昂首闊步,走起路來依舊有風,一臉自傲。但藏在自傲和墨鏡背後的,其實是毫無感情的冷酷,冰冷的眼神藏在墨鏡後頭,正如她毫不留情的拳腳都包裹在大衣之中。值得留意的是,電影中幾乎所有打鬥場面,Lorraine都穿着中長版的大衣,可能是乾濕褸、軍褸甚至晨褸,衫尾一揮便狠狠踢出一腳。面對幾個兇悍的秘密警察,她只淡然一句:「如果早知道我要大幹一場,我一定會穿上別的衣服。(If I knew, I would have worn a different outfit.)」她的大衣就是戰袍,將所有傷痕、情感、欲望統統藏在底下。電影造型師亦指出,傳奇攝影師Helmut Newton的作品是這部電影中角色造型的靈感繆思;若將Lorraine戰鬥時的場景定格,的確能看到當中的力量和聯繫。斯文的服裝和狠辣的搏擊配合節奏輕快的背景音樂,也展現了80年代末那種瘋狂和崩壞。

如果早知道我要大幹一場,我一定會穿上別的衣服。

Lorraine Broughton(Charlize Theron飾)

整套電影的飾物當中,個人最愛Saint Laurent的鍋釘高跟短靴。(《原子殺姬》預告截圖)
特務David Percival(James McAvoy飾)為Lorraine提著Dior高跟,場面幽默。(《原子殺姬》預告截圖)

Lorraine穿着Burberry外套和Stuart Weitzman長靴,與蘇聯秘密警察展開連場激鬥。(《原子殺姬》劇照)

鞋履作為隨身武器

常說高跟鞋是女性的武器,今回高跟鞋在《原子殺姬》真正「literally」成為防身利器。電影前段,Lorraine剛踏入東德境內便被兩個KGB秘密警察誘騙上車,她脫下右腳上的Dior紅鞋便用力將那四吋鞋跟向持槍的魁梧男人砸去。故事除了教訓男人別得罪穿高跟鞋的女人之外,也是巾幗不讓鬚眉的憑證。其中一個特寫鏡頭聚焦在她腳上的Saint Laurent高跟短靴上,讓我特別深刻;鐵鏈和鍋釘綴飾呼應1980年末在東德流行的龐克文化,也為這個MI6的女特務添上生人勿近的氣場。而埋身肉搏的場境中,Lorraine則換上Stuart Weitzman的長靴,抬腿踢腳膝撞得心應手,還能在兩層樓高的露台一躍而下安然着地,同時保持美艷形象。Lorraine在一場戲中與兩個KGB對打,她穿着短裙配黑絲襪和過膝長靴,還夾了性感的襪帶——本身就是挑起男人性慾的造型,卻成為KGB的致命一擊。高跟鞋、過膝長靴、尖頭鞋這些象徵極端女性化的鞋履在電影中竟然成為擊殺男人的武器而非被物化的性慾載體,這是何等女性主義的服裝設定。

白襯衫配Maison Margiela褲裝,展現另類權利裝束(power dressing)。(《原子殺姬》劇照)
現身酒吧收集情報時Lorraine換上性感露背晚裝,得到新手法國特務Delphine的傾慕。(《原子殺姬》劇照)

一身正裝不僅去女性化,更是英式官僚的象徵。(《原子殺姬》預告截圖)

女性化與去女性化的服裝特質

電影中Lorraine的任務是前往東德找出「雙面」(Satchel)間諜的身份,並尋回失落的聯盟國間諜名單,殊不知結局竟揭發Lorraine本人就是「雙面」,並竟是周旋於英國、蘇聯和美國的三國間諜。(Oops,劇透了)常年累月踩着鋼絲的多從身份練就她換裝、易容甚至改變口音的技術,因此在她的造型設計上也會出現多種衝突的衣着風格。身為英國MI6的特務時,她身穿白色恤衫配西裝外套,一副嚴謹的官僚打扮;化身蘇聯間諜時,她穿的是鮮紅色長褸(共產黨專屬顏色)配性感的黑色低胸連身衣,換上一頭深棕色短髮來取替象徵西歐人的淡金色曲髮。完成任務後,她才丟掉假髮,登上前往美國的私人飛機回歸真正的祖國。面對繁瑣的官僚制度時她選擇去取女性化的權力裝扮應對男性主導的軍情六處;面對蘇聯軍部高層時則選擇使用美人計,盡情釋放極端女性化的一面,讓一眾牛高馬大的軍人低估她的實力,最終被一舉殲滅。深入東德期間Lorraine前往酒吧和咖啡室收集情報之際特地換上性感吊帶禮服,甚至迷倒同為女人的新手法國特務Delphine Lasalle。其實對她而言,女性化與去女性化的服裝都是她的工具,而非國籍、性別甚至性向等身份認同。

説實在,其實我向來不是間諜片或打鬥片的粉絲,但《原子殺姬》總算讓我帶來驚喜,也教會我一件事——原來衣飾、裝扮和穿搭,也可以是強悍女人的致命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