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Cate Blanchett:我愛束腹也愛男裝

  • 走入精靈女王與藍色茉莉姬蒂白蘭芝的衣櫃,隨她飾演的角色穿梭在性別與歷史之間。

撰文:女人迷編輯  婉昀

圖片:由女人迷提供

(原標題為《凱特布蘭琪:從精靈女王到巴布狄倫,我愛馬甲也愛男裝》;束腹原譯「馬甲」)

圖片來源:Nerd Reactor

Cate Blanchett(姬蒂白蘭芝),《魔戒》的精靈女王、與《傳奇女王伊利沙伯:黃金盛世》的伊利沙伯一世,她眼神銳利、帶著仙氣與魔性,遊走在不同界別、駕馭各種角色,從女王到主婦、從逃犯到特務、從老師到通靈者、從荷里活傳奇女星Katharine Hepburn到傳奇音樂人Bob Dylan,今年 48 歲的她,不只擁有女王的高度、販夫走卒的廣度,也體現專業演員的深厚功夫。

作為演員,我希望自己能夠拓寬人們對既有世界的想像。

Cate Blanchett

不只是女王

Cate Blanchett出身澳洲,1998 年,她出演電影《傳奇女王伊利沙伯:黃金盛世》,為了盡可能貼近史實,她請來老師教授古典英語、研讀大量傳記。她也減重、漂白眼睫毛與眉毛,並且毫不猶豫地剃光頭頂前半部頭髮,重現伊莉莎白一世的寬厚額頭,再套上伊利沙伯女王衣著的標誌性特徵:誇張的皺摺頸領(Ruff),如女王還魂般重現懾人風華,以及在她統御下的大英帝國黃金時代。

圖片來源:《傳奇女王伊利沙伯:黃金盛世》劇照
伊利沙伯一世的畫像。(網絡圖片)

這部電影也是她的生涯轉捩點,她藉此獲得了第56屆金球獎最佳女主角,在影壇上奠定知名度與人氣;2001年,她開始演出《魔戒》系列電影中的精靈女王凱蘭崔爾。她獨特的氣場與脫俗氣質,使得女王角色充滿說服力,令人印象深刻。

不過,緊接在兩個女王角色之後,她在柏林影展開幕片《天堂奔馳》(Heaven),飾演為愛逃亡與剃頭的女逃犯。「作為演員,我希望自己能夠拓寬人們對既有世界的想像。」Cate曾在專訪中表示,身為演員最快樂之處,來自於思考人物「為何會那樣做」。

圖片來源:電影《天堂奔馳》劇照

「為何這樣做」的想像,不是僅僅揣摩角色的情緒,而是把視角放遠拉闊,去理解一個角色的背景:成長在什麼年代、身處哪個階級、來自什麼家庭、什麼樣的經歷養成了這個角色,促使她/他們「這樣而不是那樣」做決定。

Cate Blanchett的工夫,其實是社會學的想像,看她飾演的角色,你總覺得自己不只是看見一個人,而是看見一個時代、看見階級、看見族群、看見性別,於是你見樹也見林。

2015 年,她深受《卡露的情人》這部電影濃重的憂傷氛圍與禁忌感吸引,女主角卡露的脆弱與性格上的瑕疵魅惑了她,於是Cate Blanchett接下了《卡露的情人》中Carol一角。

圖片來源:電影《卡露的情人》海報

「其實,讓Carol和Therese分開的不只是性別問題,」她解釋,「還有階級差異、年齡的鴻溝等。」但確實,性向在那個年代仍是關鍵,「而Carol知道與體制衝突的代價,她必須精心策劃每次的接觸,如同在策劃犯罪一般。」Cate接受英國衛報專訪時,曾明確點出這段關係的錯綜複雜不只來自性別,這些,就是性別議題的多元交織性(Intersectionality)。

圖片來源:《卡露的情人》劇照

在華美服裝裡見證一整個時代

《卡露的情人》不單靠Cate Blanchett與Rooney Mara的演技支撐,也非常倚賴服裝呈現兩位女主角的階級差異。

電影的背景設定在 1950 年代,女主角Carol的服裝精準呈現了當時中上階層時髦女性的打扮,服裝設計師 Sandy Powell(同樣也是三次奧斯卡獎得主)解釋,「我也可以製作一套 Dior 的新風貌服裝(the New Look),這在當時無比風行。但這樣的服裝套在卡露身上不太合理,因為這個角色性格有一定程度的節制與壓抑。」

Sandy Powell 從當時的《Vogue》和《Harper’s Bazaar》做研究和蒐集資料,畫出了卡露的一整個衣櫥。其中最經典的,便是這件湖水綠洋裝。

圖片來源:The Weinstein Company 與 Powell 的素描

相對於Carol的時髦,在百貨公司初遇時擔任銷售員的Therese,穿著顏色深沉與材質樸素的服裝。

在 Sandy Powell 的研究中,她發現 1950 年代的百貨公司沒有制服,售貨員的服裝潛規則,是穿著極深色的服裝與顧客區別,避免搶奪他們的風采。

不過 Sandy Powell 在刻意讓特瑞莎在黑色洋裝內穿上芥末色的條紋高領,凸顯特瑞莎有些反叛的特質,創造兩人初遇時,那令人心跳加速的不安定氣氛。

圖片來源:The Weinstein Company 與 Powell 的素描

我喜歡男裝,也真心喜歡束腹

Cate亦曾在電影《搖滾啟示錄》(I'm Not There)中飾演傳奇搖滾音樂人Bob Dylan(現在他也是諾貝爾文學獎的得獎詩人),她巧妙演繹他細微的陰柔、感性、憤世嫉俗與頹廢。同一部電影中還有另外五人飾演不同時期的迪倫,但Cate精細琢磨的演出強壓其他演員風采,一舉拿下威尼斯影展影后以及金球獎最佳配角。

圖片來源:《搖滾啟示錄》
圖片來源:《搖滾啟示錄》

事實上,學生時期的Cate喜歡打領帶、穿西裝,也常剃光頭髮,她的中性扮相極具魅力,但喜歡男裝就一定是同志嗎?這樣的想像實在太扁平。她的服裝喜好,幾乎和她飾演的角色類型一樣廣闊,「我是那種喜歡束腹(corset)的怪獸。」Cate曾經這樣和媒體說。

在當代,束腹常被進步女性視為必須唾棄的舊時代服飾與象徵之一,它緊勒著女性的身體使女體變形,腰部收緊、並使胸部集中膨脹成一個大弧度的「單峰」(monobloom)。二十世紀,從束腹到胸罩的演進,在時代意義上象徵著女性愈趨解放、身體迎向自由。

可是當人們拒斥束腹,並將其指派至「政治不正確」的位置,喜歡束腹的女性感覺自己被遺棄了。然而,女性主義並不是要女人「你必須內建一個小警鐘去判斷什麼是進步、什麼是退步,並只能喜歡象徵進步的那些。」Cate的坦承,讓我們反思當女性身體逐步解放,距離擺脫思想的桎梏,是否還差一步?人體並非一張考卷,沒有對錯,當觀念落實下來,就必須長出彈性和同理。

Cate的直白發言,讓人看見率性與誠實會是真正令自己感到自在的解放型態。

圖片來源:《L’Uomo Vogue》

誰不擔心變老?但我更害怕我的臉孔沒有歷史、沒有幽默感

在戲劇裡,服裝改變她的身份、讓人超越現實處境,去想像另一種時空。Cate說,當她失眠的時候,她常常會上網逛逛 style.com,去看看各形各色的人,如何用服裝說自己的故事。

曾被評選為荷里活最聰穎的 50 人、史上 50 位最性感/美麗的電影明星、最佳衣著第一名等。她時尚,也正視年老:「當然一定會擔心變老,別欺騙自己了,我們全都害怕死亡,只是我不會因為自己的笑紋變深而感到恐慌。畢竟,誰會想要一張沒有歷史、沒有幽默感的臉孔?」

圖片來源:Rhapsody Magazine
誰不擔心變老?但我更害怕我的臉孔沒有歷史、沒有幽默感。

Cate Blanchett

穿梭在截然不同的角色之間,Cate說,「演戲就像是回到 12 歲時去朋友家過夜,能半夜不睡覺、能有機會做平常不會做的事。」

當此生有限,電影就是演員的任意門,作為對生命體驗最貪心的一群,演員們藉由表演去想像、經歷、超越既有人生,「要是可以選擇的話,希望能夠死在排練室裡。」Cate曾經這麼說。

Cate Blanchett體現的價值純粹,她的活法卻也挑釁,從天神、精靈到人類,從史前神話、中世紀到當代,從男性到女性,從異性戀到女同志,她是身經百戰的西方千年女優,看見她在鏡頭前,便要忍不住自我質問:你敢不敢誠實面對自己、去體驗所想並全力以赴?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女人迷,原文連結:凱特布蘭琪:從精靈女王到巴布狄倫,我愛馬甲也愛男裝 )